徐福记糖果价格分享组

【年味】一个在外余干人的乡味:甜甜的米糖 浓浓的年味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班车徐徐地停靠在马路边,又一拨人拎着大包小包,满心欢喜,跨下汽车。久别重逢的人们互相称呼着、问候着,兴高采烈的小孩子欢呼着、追逐着。新年的脚步近了,年味儿越来越浓了。

记得小时候,大人们从农历十二月初就开始为过年忙碌,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就是做米糖。春节是我们民族最隆重的节日,各家各户都会毕全年之功,尽量使过年时物质丰盛一点。制作米糖是家家户户过年前的必选项目。

那时,生活普遍困苦,米糖品种单一,常见的大概有二:一种用麦芽糖拌爆米花,放进糖箱踩实,再切成小块,称米花糖;另一种纯用生麦芽糖拉制而成,拉好后用剪刀剪成一粒一粒,状如菱角,名菱角糖

 米花糖糙爆米花糖精爆米花糖糙爆米花糖用手工炒制的爆米花制作而成。我喜欢跟着妈妈去别人家一起炒爆米花,看着一锅锅的冻米在不断翻动的铁铲下变成爆米花,心中对新年的憧憬也更强烈。当家家户户燃起炒爆米花的炊烟时,新年的味道就在村子里飘散开来,走在任何一条小巷中,都能听到新年临近的脚步声。糙爆米花糖口感粗糙,味道不好,是米花糖中的最下品。

制作精爆米花糖须用机制爆米花,有的人家还会加进芝麻、花生,吃起来松软香甜,是很多人的最爱。精爆米花糖成本较高,只有家庭条件略好的人才舍得如此奢侈。所以,偶尔能吃上一块精爆米花糖,觉得特别享受。

除了好吃之外,炸爆米花的过程也很刺激。年终岁尾,隔三差五有小贩带着爆米花机走村串巷。家里要炸爆米花,孩子最开心。他们积极准备柴火、大米和布袋,来到爆米花的场地排队等候。现场的人们个个把脖子伸得老长,目不转睛地看着爆米花机不停地在上下窜动的火苗上转动。等到爆米花机里的气压上升到合适的程度,师傅停止摇动,取下机器,把开口部伸进布袋,单脚踩在机器的肚子上,准备用力扳开开关,孩子们赶紧用双手把耳朵堵上。只听见的一声巨响,气流一冲而出,一团白汽和着新年的香味在村边弥漫。

菱角糖由纯麦芽糖做成,过甜,容易吃腻。不过,观赏、参与菱角糖的制作过程也是一种享受。制米糖那天,最后一个要做的品种就是菱角糖米花糖全部做好之后,已经是晚上较晚的时候了,冷却好的麦芽糖盛放在一个小铁锅里,金黄、半透明。爸爸扎好支架,然后把麦芽糖搬到支架上的一个土制工具上,一手拿一根粗木棒,缠着麦芽糖,慢慢搅动、拉长。反复多次之后,麦芽糖的韧性增强,拉到三四米长都不会断裂。

在我看来,拉麦芽糖是表现男子汉气概的舞台。爸爸拉过一段时间之后,身体有点冒汗,他干脆脱掉外套,摆出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架势。他有时用双手,有时使单手,时不时还来一个花样拉甩,进退自如,那姿势和节奏分明是一种阳刚的舞蹈。在拉力的牵引下,麦芽糖上拉出的一丝丝长长的平行纹路,就像甜蜜幸福的绵长岁月;支撑用的木架子吱吱作响,唱响着新年的祝福和愿望。在拉长和折叠的不断循环中,金黄、半透明的麦芽糖慢慢地变得乳白,不再透明。

生麦芽糖拉熟之后,从架子上取下,放在垫好米粉的大簸箕里。然后碾平成一个薄层,中间倒上芝麻粉,像包饺子一样包裹起来。接着,从一头拉扯,把这个形如饺子一样的糖团,变得细细长长,手指大小,芝麻粉就这样被裹进去。做米花糖时,小孩只能在旁边观看,做菱角糖则可以参与进来。大家人手一把剪刀,嘴里叽叽喳喳,手上剪个不停。在不绝于耳的剪刀片摩擦和撞击声中,糖团逐渐变小,簸箕中间慢慢隆起了一个由一粒粒菱角糖堆成的小山包。

改革开放几年之后,农村粮食渐多,丰衣足食的农民做米糖更为讲究,人们的口味也更加挑剔。一个基本的变化是,粗糙的糙爆米花糖减少,精爆米花糖不再奢侈。而米糖的花色品种也多起来,出现了糯米糖、芝麻糖、花生糖……

而如今,农民很少自己制作米糖了。生活水平不高的时候,一切尽量自己解决,省钱;生活水平提高之后,一切尽量用钱解决,省事。你看,这些从远方满载而归的人们,大包小包里面装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新式年货,其中一定有比传统米糖更昂贵、更好吃的食品。只是,缺少了爸爸妈妈亲手制作的米糖,新年的味道似乎不再那么醇厚。(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  吴辉)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