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记糖果价格分享组

知青岁月 | 惠筱—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思考(二十九)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hello

大家好,欢迎您关注Chemical Radio

"倾听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

让我们一起倾听

延安大学“党的十九大精神”学生宣讲团

带来的精神食粮


知青说第二十九期

今日采访对象


戴  明


1952年生。北京市海淀区西颐中学学生,1969年1月与习近平一起到延川县梁家河大队插队,住同一孔窑洞。1970年招工离开梁家河,曾做过教师、科技副县长,西安地质学院产业处处长,在长安大学公安处副处长(正处级)任上退休。

采 访 组:本报记者 邱然 黄珊 陈思 等

采访日期:2016年6月6日

采访地点:中央党校电视台演播室


采访组

你们到了梁家河以后,生活是如何安顿下来的?又是如何适应的?

戴 明

到了村里,我们十五个知青就分组了,其中九个知青分到一队,也叫前队”。近平和我们五个人,分到二队,也叫“后队”。他们前队有几个女生,都在一起。我们后队六个男生,没有女的。梁家河的生产队长就觉得,男女比例不均衡,人数也不均衡,想重新分配一下。



戴  明

我们嫌和女生在一起麻烦,就跟他说:“没关系,我们不要女的!

队长说:“你们不要女的,谁给你们做饭?

我们就说:“队里给我们派个做饭的嘛!

队长说:“做饭的工分谁给?

我们就说:“你们队里给出工分嘛!

队长也不跟我们计较,就应下了

▲习近平回到梁家河


就这样,我们后队的六个“和尚”住到了梁家河团支部书记张太平家里。张太平人很聪明,有文化,而且能说能干,所以村里让他当我们的房东,这样跟我们这些北京知青更好交流和相处。


后来也确实是这样太平就住在我们隔壁窑洞没事就跑过来跟我们聊天,也给我们讲团的知识。


但是,光明白道理,光有知识也不行,我们还是要面临生活中实际的困难

▲习近平当年住过的窑洞


近平前提到的过“跳蚤关”,这对我们知青来说,确实是非常难忘的记忆。陕北那个地方,像猫啊,狗啊,猪啊,这些动物身上都有跳蚤,它们没事都喜欢往窑洞里面跑,这样就把跳蚤传染给了人,人和人之间又互相传染。我们六个人在一个炕上睡,只要其中一个人身上有跳蚤其他五个人也不能幸免。


有时候我们生产队开会,甚至一个大队的几十个人都挤到一个窑洞里,实在挤不下,门口外面再坐几个人挤人,人挨人,跳蚤和虱子肯定是要传染上的。


跳蚤一咬,身上就起包,痒起来非常难受抓来抓去的,皮肤就抓破了。但到后来,我们就习惯了,也学会了防治跳蚤的办法:烧一大锅水,把衣服烫一烫,衣服里面的跳蚤就都杀死了。


一开始,上厕所我们也不习惯。当地的厕所,就是在窑洞外面找个角落挖个坑,四周一挡,就是厕所了。


厕所又脏又臭冬天蹲在那里,寒风吹得人浑身哆嗦夏天,蚊蝇到处都是,所以我们在那里,都养成了快速上厕所的习惯,方便完了就赶紧从厕所里逃出来。

▲画中梁家河冬景


像我们现在这样,坐在家里卫生间的马桶上看书、玩手机,一坐就是半个小时,在当时是不可想象的。陕北农村洗澡也比较困难。淋浴当然没有。冬天,我们就只好烧点热水,拿毛巾往身上擦一擦。


天气转暖之后,我们六个人一起到沟里的水井旁边去洗澡,这样就省得把水担回来洗了。担水要走十几分钟,我们刚来,还不怎么会挑水,为了图方便,就到那口井旁边冲凉了。


虽然穿着游泳裤,但是村里人笑话我们,说大小伙子还光腚,以后我们就再不好意思那么洗了。


对于吃的东西,我们也很不习惯。不过,我们刚去的头两天,各自到老乡吃派饭,伙食还可以。


我们给老乡支付四两粮票和两毛钱,老乡尽量给做好的,把家里平时舍不得吃的都给我们做上。

▲习近平当年用过的灶


玉米面馍馍,有豆面馍馍,这就已经是当时最好最有营养的食物了。老乡家里的小孩看着我们吃,很眼馋。当然,这和我们之前在北京吃的伙食比起来差太多了。


后来,我们在自己的灶上吃,伙食就更差了。当时我们十六七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天吃野菜团子、黑米糊糊、玉米糁子这些非常粗糙和难以下咽的粮食。


有时候,我们能吃上小米饭,这就算是最有营养的了。但小米饭太干了,感觉没法吃,一嚼起来满嘴窜,咽不下去。我们经常吃不饱肚子,晚上睡觉的时候,躺在炕上,我们就聊吃的,越聊越饿。


到了春节生产队为了欢迎我们,特意弄了几桌好吃的,并且让全村人都来吃。那顿饭真不错:有八大碗,有各种菜,还有炸酥鸡。那顿饭吃的香得不得了,我们都惊叹:陕北咋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正月十五过完了整个村子大部分人都走了,梁家河就剩下一些老弱病残。我们当时还奇怪,人都哪里去了?很快,我们就知道了:大部分人都出去要饭了,从这里走到铜川、西安,沿路乞讨。


我们了解这个情况后,非常震惊,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梁家河的老乡,自己肚子都吃不饱,甚至还出去要饭,却没有亏待我们知青。

▲梁家河的窑洞


这些事情,加强了我们对这片土地的了解增进了我们对父老乡亲们的感情,更促使我们进一步认识社会的现状,加深了我们对这个国家的认识。


石春阳的父亲给我们做了一段时间饭后,我们就开始自己做饭了。我们知青有国家补助粮,每个月四十四斤原粮,其中有玉米、小米。我们把玉米磨成玉米碴子煮着吃,有时柴烧光了,玉米碴子还没熟。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得吃夹生的。没有菜,大家就让我去跟老乡要点酸菜我就硬着头皮去要。因为陕北很缺菜,老乡也很困难,他们的酸菜都很少,但是我们知青去要,他们还是会给一些,有时候能给一小碗我把那一小碗酸菜端回来,我们六个人一人分一,就着半生不熟的玉米碴子吃,勉强把肚子糊弄饱。

▲当年知青的灶


近平后来在访谈中回忆起酸菜,他说:“长时间吃不到酸菜,还挺想。”这就是那个时候留给我们的特殊记忆,因为那种条件下能到一口酸菜,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事了。


玉米碴子经常煮不熟,是因为柴禾不够烧。打柴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难题。老乡有时候到山崖边上,冒着生命危险去砍那种硬邦邦的酸枣刺。


老乡能上去我们却上不去即使上去了也对付不了那种到处是刺的灌木。这种柴很好,耐烧,不需要烧太多就能把一锅饭做熟了。我们只能到山上去搂茅草,一搂就是一大捧,看着挺多的,回去填到灶台里一点火,那火“呼隆隆”地响,几分钟就烧没了,结果锅还没烧热,茅草已经烧光了。我们一看,这不行啊,今天没烧的了,做不成饭就要挨饿了,于是就六个人一起去打柴。


结果,我们六个人打来的柴还不够做一顿饭用的。因为山上确实没有柴,都是那种很细的灌木或者茅草。


有一天早上,我们不起床了队长来问我们:“为啥都在这儿躺着不起来?”我们说:“我们是饿得起不来炕了。”队长问:“那你们怎么不做饭吃?”我们说:“因为没柴烧。”队长说:“这可得想个办法,别把娃饿坏了。”于是他就批准我们去用大队冬天储存下来的玉米秸,那个很好烧。这些玉米秸可是起了很大作用,我们一没有柴禾了就到那儿抱解决了烧柴的难题。


在那个时候,我们更深刻地了解到:陕北很苦,延安更苦,延川极苦,梁家河最苦。


本期宣讲者➘➘

 惠 筱 


 宣 讲 者:延安大学“十九大精神”学生宣讲团指导老师

宣讲文章:《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 



往期回顾➘➘

知青岁月 | 乔 剑——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思考(二十八)


明日预告➘➘

知青岁月|肖金学 — 近平在梁家河从来没有放弃读书和思考(三十)



(转自微信公众平台圣地元素)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