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记糖果价格分享组

我可是要成为森林之王的兔子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本文原创于大故事家




 

愚蠢的小动物们,

等着感受兔子的力量吧!


兔子甜品店

文/萧九流


1.


我是一只有野心,有甜品店的兔子。


在我的店里,糖果罐后面藏着火药;软糖盒子下面放着两把猎枪;草莓味儿棉花糖的夹心是毒药;彩虹糖底下埋着雪亮的妖刀。


可是这个森林里没人懂我,我很伤心。


他们问我,兔子,你的糖甜不甜啊?


兔子,你的饼干都有什么味道呀?


兔子,苹果派怎么没啦。


兔子,兔子,兔子。


你们妈的,肥死你们。


我将子弹上膛;匕首擦亮;拉紧弓弦;收起手镖;重新开张。


当然,还是卖甜品。


但是我的志向远不在此,瞧见店里坐着的那只垂耳兔了吗?别瞧她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倒退两年,那也是威震四方、叱咤风云的森林小霸主。不知道有多少动物因为她那软绵绵的外表而掉以轻心,结局呢?


当然是被KO了。


那段时间,我们兔子的森林地位可谓是说一不二。我们说所有的动物必须得吃草!就连老虎也不敢反对,吃了一个月杂草之后,饿得他眼睛直冒绿光。


没办法,谁让我们是老大呢。


可后来垂耳兔就认识了那条该死的狼,他不知用了什么无耻的妖术,迷得垂耳兔心甘情愿地放弃了森林霸主的地位,成了一只宠物兔。每天都懒洋洋地靠在灰狼怀里晒太阳,连说出的话都从“谁敢不听我的,先问问我的枪同不同意!”变成了“亲爱的,我今天想吃森林东边的红樱桃啦。”


瞧瞧,这像什么话?这是我们强硬的兔子该说的话吗?


为了重振兔子族的森林地位,我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做准备了。


愚蠢的小动物们,等着感受兔子的力量吧!



2.



“嘿兔子,给我打包两份芒果西米露和榴莲千层。”


我最讨厌的灰狼来了。


每次看着他我都生气,就是他,害的我们兔子居然要靠卖小甜点为生了!


“垂耳怎么样了?”我照例问道,打包好他点的东西,又附赠了一份蔓越莓小饼干。


是我早晨亲手烤的,虽然重振兔子雄风是我的兔生第一目标,但做小甜点更加使我快乐!


“挺好的。”灰狼温柔地笑了“对了,耳耳说她想见你。”


耳耳,这个爱称真的太恶心了。


“我一会儿打烊了就过去。”反正今天的小蛋糕都卖得差不多了。


打包好店里的甜品,又检查了淡奶油下面藏着的手雷、冷库里的枪支、墙后的剑弩都没问题后,我这才放心地锁上了店门,朝垂耳家走去。


“白白,今天的蓝莓芝士太好吃啦。”这是喜欢多加芝士的刺猬小姐。


“阿白,明天多做点黄桃罐头好不好?我今天都没有买到。”这是很绅士的棕熊。


“小白,去看垂耳吗?我的双层水果蛋糕不要忘了哦,我明天去取。”这是孝顺的小乌龟同学。

等我到了垂耳家,天都黑了。


不出所料,垂耳果然又窝在灰狼怀里,见我来了,她跳到地上,给灰狼使了个眼色。


“我去给你们洗点水果。”灰狼笑笑,就转向了厨房。


“厉害吧?”垂耳得意地晃着耳朵。“我在家可是说一不二的!”


“这样你就满足了?”我只觉得痛心疾首。“你可是我们的老大啊!现在这样你就满意了吗?”


“你不懂的。”垂耳说。“你还没有爱一个人。”她眼神柔软得像枫糖蛋奶布丁,一点儿都不像她当年叱咤风云的样子。


灰狼这么说,垂耳也这么说,我到底不懂什么了?


“好啦,小兔子。”垂耳摸了摸我的头。“别让自己那么累。”


我兔生第一讨厌别人摸我的毛儿,第二就是碰我的头,可对垂耳,不知道怎么的心就软下来了,我盯着她的眼睛,只庆幸自己是只兔子。

别人看不出我的眼红。


她就是那个能带我走的人,可她有灰狼了。


“白白,别想别的了,你现在也很开心呀,你八岁时候的梦想不就是开一家小蛋糕店吗?”垂耳说。


“我想要甜点,也想要森林。”我紧紧盯着垂耳。“你知道的,我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平白无故送到我手里,所以如果我想要,就去抢,这样不好吗?”


“你的甜品也是抢来的?”垂耳开玩笑。


“那不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我摇了摇头。


“算啦,等你像我一样碰到灰狼就明白了,你呀,就是太倔了,这么多年都是一样。”垂耳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一瞬间我似乎又回到了很多年前。


那时候我是她的朋友,更是她最得力的手下。


“来吃点水果,我今天刚摘的。”灰狼适时地出现了。


“我都等好久啦,怎么这么慢呀!”垂耳撒娇地瞪了他一眼。


我叹了口气,悄无声息地出了门,今晚月亮身体似乎不太好,它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落下漫天的星星,映得树叶银光闪闪。


其实当个兔子小富婆挺好的,但是垂耳不懂,其实我没那么在乎兔子的森林地位。


我只是很想念当年的我们。



3.



计划不等人,我盘算着,这几天就是动手的日子了。


“喂,兔子。”面前突然多了一只狐狸,我赶紧把怀里的凶器藏好。


“要吃点什么?果汁软糖,芒果千层,还是一点西米露?”兔子是不怕狐狸的,他们吃鸡,我们吃菜,八个生态系统也打不到一起去。


“我不要命了?”他细长的眼角挑起来一点,泛着碎冰一样的冷蓝,语气戏谑又挑衅。“喝完你给我的牛奶,然后发现里面躺着六个枪子儿吗?”

妈的,这狐狸不简单。


我转了转眼珠子,还是决定先不承认。


“我这是甜品店,你看哪个兔子会暴力到贩卖枪支的?”


狐狸瞧了我一眼,摸过一罐蜂蜜来,在罐底抽出刀片;在柜台里摸出一副勾弩;又在我的耳后闪电般地夹走两个细针筒。


妈的,这孙子。


“没话说了吧?”狐狸的眼睛笑眯眯的,看起来阴险又......又好看。


狐狸真是危险的动物!我捂着小心脏,没好气地瞧着他。


“你干什么来了?”


不会是计划被泄露了吧?


“垂耳叫我来的,正好我以前对你还有些印象......所以就来解救误入迷途的小兔子咯。”他问也不问地拿起一块小蛋糕,咬了一口就拧起眉。“什么玩意儿,真难吃。”


“说什么呢?”我腾地站了起来。“我这可是方圆十里最好吃的小蛋糕!”


“差点火候。”狐狸惋惜地摇了摇头。“不过我可以教你,怎么做出最好的蛋糕。”


“门在那边,快滚。”我简直不想多废话一句。

“你就不想知道垂耳为什么叫我来?”


“不想,快滚。”这种事儿我直接问垂耳不就完了。


“好吧好吧,真暴躁。我告诉你吧,是因为我傻。”


“缺心眼儿吧你?”哪有傻狐狸?全世界的狐狸都聪明得跟王八似的——虽然这话不好听,但是王八懂得最多,自然就是聪明龟了。


狐狸不说话了,盯得我心里直发毛。


“喂,兔子,我之前是个甜点师,和人类学习的,你就不想知道人类怎么做甜点吗?”狐狸抛出诱惑。


我努力不理他,脑子却在飞快转动。


人类的糕点!


不是没有小动物和我说起人类的甜品,我虽然假装不在意,但心里早就琢磨着怎么偷秘方了。


只不过都没成功。


狐狸也不急,慢悠悠地坐着,毛茸茸的尾巴一扫一扫的,弄得我心里直痒痒。


“喂,人类都有什么甜品?”我终于忍不住,明知这是个诱饵,也心甘情愿地咬了下去。


“想知道?好说,一件武器换一个配方,包学包会,怎么样?”狐狸说。


这丫肯定没安好心!


我想了想自己堆满枪支的冷库,盘算着就算拿出去几支也足够了,咬牙点了点头。


“成交!”


4.



狐狸果真信守了诺言,他如约来到店里,手把手教我做新甜点。我靠在他的怀里,只觉得心脏跳得飞快,脸都烫的可以煎蛋了。


不知道为什么,和狐狸在一起,我总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就好像......我和垂耳并肩作战的时候。


永远不必担心自己的背后。


我悄悄地回头看他,他正揉着面团,漂亮的狐狸毛都染上了面粉,表情却温柔的不得了。


“怎么了?爱上我了?”狐狸发现我偷看他,飞快地伸出沾满面粉的爪子在我头顶拍了一下。


......这个王八蛋!!!


面团的温度,奶油和泡打粉加多少,糖的数量甚至精确到了克,只要差一点都必须推掉重来。我看着一堆一堆被浪费的原材料,只觉得心都在滴血。


“行了,把今天的菠萝包放上去吧。”狐狸拍了拍手上的面粉,表情仍然不太满意。


我怕他后悔,赶紧一溜烟儿地端着蛋糕盘子摆在架子上,绝不给他反悔重来的机会!


不过几分钟,门外的小动物已经排起了长龙,火爆程度让我都忍不住咂舌,我看着波澜不惊的狐狸,暗搓搓地摸了把他的毛儿。


手感一级好。


“喂,你为什么学这些?狐狸不是吃肉的吗?”我好奇地问。


“因为兔子喜欢甜点呗。”狐狸细细的眼睛泛着笑意,像一朵小桃花。


我的心腾地跳了一下。


“别忘了我的枪。”狐狸麻利地装着菠萝包,语气狡黠。

 

“......”



5.



那之后,狐狸每天都来,他说的甜品名字有很多我都没听过,可味道还是那么好。


慕名而来的小动物越来越多,有时候我还没开张,店门口的队伍就已经排了老长,甚至连山里的小动物都千里迢迢地赶来了。一时间盛况空前,谁见了我都要亲切地凑上来,企图走后门买小蛋糕。


当然,都被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狐狸和我明确规定,我的店一定要公正、公平、公开,不能有任何徇私舞弊的情况出现。


不过垂耳除外,我还是照例把最大最软的小蛋糕留给她,顺便和她打听打听那只狐狸的事情。


才不是贿赂呢!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垂耳听了我的疑问,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他都喜欢你那么久了,你不知道也就算了,还跑来问我他为什么会做甜点?哈哈哈哈哈哈哈狐狸知道肯定要气死了!”

“等会儿,你说什么?”我脑子有点懵“狐狸喜欢我?”


“他从你跟着我的那会儿就喜欢你啦,每天旁敲侧击问你的近况,还为你去学了甜点。你看到他尾巴上面那一小块疤没有?就是被一个厨师打的!啧啧,狐狸那么在乎形象的一个动物啊,自从喜欢你之后,都变傻了。”


我呆呆地坐着,整个森林的星光似乎都涌了过来,映得我面颊鲜红,心跳快的像是要生出翅膀。世界一片寂静,我的脑海中只留下一个念头。


我要见狐狸。


就现在。


我猛地站起来,以我这辈子最快的速度跑向甜品店,风很凉,我的心却滚烫。


因为有人在等我。


甜品店越近,我就跑的越慢,脑子也逐渐冷静了下来。


他不在那里怎么办?


万一是垂耳骗我呢?


狐狸这么狡猾,他...


“喂!!兔子!”远处有人大声地喊我。


“狐狸?”我猛地竖起耳朵,一眼就见到了那个毛茸茸的影子。他站在月色下,浑身的皮毛都像滚动着水银,在夜空中闪闪发光。


“我就知道你会来。”狐狸的眼睛亮晶晶的,映着满天的星。


这眼神太有杀伤力了,瞧得我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垂耳说过的话,我好像懂了。



6.



“垂耳说过,爱一个人的时候呢,你就不想骑着白马征服世界了。那时候混世女魔头会变成小公主,凶巴巴的兔子也会收好枪,心甘情愿地做了别人的猎物。”


“你现在还想征服森林?”狐狸笑着揉了揉我的头。


“不想了。”


打遍森林无敌手,都不如一只狐狸陪在我身边好。


“你想也没机会了,我把你的凶器都没收了。”狐狸笑眯眯的。


“王八蛋!”我作势要去掐狐狸的脖子。


“哎哎,小兔子,别这么暴力,你还有什么愿望,我以后慢慢补偿你嘛。”


“我想吃东边的胡萝卜!”


“好。”


“我还想吃森林对面的樱桃!”


“好。”


“我还要...要...”我突然词穷了。


“要狐狸吗?”


“是很王八蛋的,会做甜点的那种狐狸吗?”我说。


“对,是那种很王八蛋,会做甜点的狐狸。”狐狸说着,撸了一把我的耳朵,我急忙背过身去。


妈的,这么温柔,老子脸都红了。


“白白!今天的蛋糕超好吃!”


“小白,今天的布丁是最好吃的布丁!”


“哇,是不是换厨师啦,这也太棒啦。”


今天的甜点格外受欢迎,我和狐狸对视一眼,相互给对方抛了个媚眼儿。


这里面有我对狐狸的爱呀,怎么会不甜呢?


我悄悄地把最后一把枪扔掉,眯着眼坐在了狐狸身边。


征服世界的活儿就交给别人去做吧,现在我是只傲娇的小兔子。


而狐狸就是我的世界。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