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记糖果价格分享组

书香|老家的花生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N 林双喜



我的故乡在莆田沿海小镇埭头。老家的村庄依山傍海,年年都种植着花生。


离开家乡多年了,对老家的花生依然怀有无限的眷恋。每当我在居住的城里品尝着老家送来的花生,或是进超市看到花生,不知为啥,总会产生一种既寂寥又似乎得到慰藉的感觉。它会把我的思绪引向浮想联翩的精神境界,引向老家昔日的乡野深处。

网络配图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小时候,我老家的花生种植在漫山遍野。花生的生长与收获过程维系着百姓生活,集结着乡村的亲情驿站。少年时光,我曾经好多回跟随母亲、奶奶,坐在老家的屋檐下,边晒太阳,边拣花生种、剥花生种。其间,还倾听到许多乡情故事、古今轶事。我还常常跟随大人们把饱满的花生种一一刨土种进田园或山地里,那紫红色的花生花次第开放时,我的心花也悄然怒放。盼啊,喜悦收成花生的佳期在望了。


其实,更有意思的是秋夜我们看守花生的场景。那时,花生一收获,妇女们忙碌着拔啊摘啊撒在生产队的大埕头晒,黄昏时收拢成堆,就得由男人们轮番在此看守。秋夜的星光还没闪耀,我们一批孩子就积极地各自搬着竹椅床支起蚊帐,在埕头各就各位。当秋月当空,凉风沁人,这里还有孩子在捉迷藏、猜谜语、踢“铁路”什么的,甚是热闹。

网络配图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记得谜语最易猜的一谜面是:“屋住土里,人吃肚里。子孙昌盛,大家欢喜。”因为远在千里,近在眼前,小伙伴们都叫喊着:“那谜底是花生,是花生!”凡猜对谜语的,大人们常会顺手捧一把晒干的脆花生,以资鼓励。我们孩子常就再次兴高采烈,喜欢听故事的孩子,还会借此缠着大人再讲一遍“牛郎织女”的传说……


时光流逝,往事不再。关于昔日乡野花生的诸多细节故事,只能成为茶余饭后的怀思与追忆。现在进入网络时代,年前我在《体验QQ 农场生活》一文写道:“记得十年前,我居住的涵江城区周边尚未开发,我曾携妻儿,一起在城区临近开荒几分地种植了几季花生,还特地请父亲来指导种植与收获,让从未体验农耕的儿子懂得一些作物的来龙去脉,体验劳动的艰辛。”


是的,直到今天,花生依然是我喜爱的食品,我的儿子也很喜欢吃花生,我居住的这座城里的人以及异地朋友也一样爱吃花生。灯下,我捧读许地山的散文《落花生》,不知为什么,一种农耕的愿望再次诱惑着我……


征集


欢迎莆田本土作家、文学爱好者,以及长居莆田的外地作家、文学爱好者投稿,体裁不限,题材亦不限。投稿邮箱为hxdsbptwx@163.com,联系方式18959557637,此征稿启事长期有效。

我们将在海峡都市报莆田新闻版和“海峡都市报新莆田”微信公众号刊登您的作品,铅字印刷与电子结合,您的作品从不孤单。



海峡都市报莆田新媒体团队出品

编辑:张敏

征稿|书香莆田,我们等的就是你

书香|莆禧八大爷

莆田热辣资讯

尽在海都新莆田

莆田吃喝玩乐

尽在乐享莆田

商务合作:李先生  15860037326




举报 | 1楼 回复